北京赛车pk10单吊一码

游離于管理之外的"第二部"手機,到底該如何治理?

來源:中國軍網綜合作者:李志偉 王文記 顏士棟責任編輯:張碩
2019-10-15 06:57

“第二部”手機又叫“賬外機”,是未經審批、官兵私自使用的手機。游離于管理之外的“第二部”手機,已成為手機管理的核心問題、部隊安全管理的重點問題。到底該如何管理?請關注《解放軍報》的詳細報道——

“第二部”手機

游離于管理之外的“第二部”手機,已成為手機管理的核心問題、部隊安全管理的重點問題,也是一道逼著我們與時俱進轉變治軍方式的現實考題。

■李志偉 王文記 顏士棟

凌晨1點,第80集團軍某旅下士賈磊蒙頭鉆在被窩里,手機屏幕的熒光映襯在臉龐上,明暗閃爍不定。每隔一會兒,賈磊就要鉆出被子透口氣,順便擦掉凝結在屏幕上的水汽。

正馳騁在手游世界中的他,不忘分神從戰友的鼾聲中捕捉異常的“風吹草動”——一旦聽到腳步聲或開門聲,他就瞬間完成露頭、轉身、藏手機等一系列動作。

憑著這種“草木皆兵”的警惕性,賈磊數次躲過連主官和機關人員的檢查,在緊裹的被子中藏著一部亮著光的手機,并沉溺在那個光影交錯的世界里難以自拔。

2015年7月,原四總部頒發《關于進一步規范基層工作指導和管理秩序若干規定》,為智能手機開具了軍營“準入證”。智能手機在滿足官兵個人需求的同時,給部隊安全管理帶來的挑戰也伴隨而生。

嚴格的手機管理制度,賈磊當然清楚。《內務條令》明確規定:軍人使用移動電話,實行實名制管理。旅(團)級以上單位應當對使用人員的姓名、部職別、電話號碼和移動電話品牌型號等進行登記備案,“不使用時,通常集中保管”。

此刻,在連隊的手機柜里,有一部登記備案在賈磊名下的手機正靜靜躺著。賈磊手中的是登記備案之外的“第二部”手機。

“第二部”手機又叫“賬外機”,是未經審批、官兵私自使用的手機。“這個‘二’是虛指,現實中它可能是三、四、五……”該旅保衛科科長董海峰說。

此刻,與賈磊一墻之隔,連長阮擁軍也毫無睡意——他正因為“第二部”手機問題輾轉反側。白天的安全管理工作會議上,各級領導都就“第二部”手機問題說了重話。

這個問題是老問題,也是“出不起的問題”。第一季度,集團軍部隊因智能手機管控被上級通報的問題中,絕大多數是“第二部”手機引起的。而在另一份上級關于安全問題的通報文件中,出現失泄密、網上借貸賭博、亂交往等問題的,也大多與違規使用智能手機有關。

在旅政委王冰眼中,“‘第二部’手機已成為手機管理的核心問題、部隊安全管理的重點問題,也是一道逼著我們與時俱進轉變治軍方式的現實考題。”

誰敢拍胸脯保證本單位沒有“賬外機”

賈磊在連長阮擁軍那里也“寄存”了一部手機。

那天,他趁出公差之機蹲在鍋爐房里玩游戲,如果不是一只手突然搭上他的后背,把他從虛擬世界拽回來,他很有把握拿下那一局——手的主人正是阮擁軍。

與賈磊的敘述不同,阮擁軍并不覺得這是一次“突襲”:“游戲音樂隔著門都能聽見,站身后半天他都沒察覺。”

手機被暫時沒收了,“教訓”不可謂不深刻。然而,周末外出時,“放不下游戲排位”的賈磊還是鉆進手機店,咬牙買了一部“游戲體驗更流暢”的手機。一路上,他三番五次從書包夾層掏出手機來檢查,生怕手機沒調至靜音。

又一臺“賬外機”潛入軍營了,圍繞著它,一場檢查與躲避檢查的“貓鼠游戲”又將展開。

今年是賈磊入伍后的第6年。他坦言,身邊不少戰友都有過違規使用手機的“教訓”,也各有各的“心得”,然而,沒有什么“藏手機”的辦法是永遠萬無一失的。前一天還跟戰友炫耀將手機藏在廁所抽水箱中躲過檢查的人,很可能過幾天就一個人悶在圖書室埋頭寫檢查。

“你只要一段時間不管,‘賬外機’問題就會抬頭……付出的時間精力與手機數量是呈反比的。”軍務參謀出身的阮擁軍抓管理很有一套。但他同時也承認,“賬外機”的藏匿方式不斷推陳出新,管理的難度越來越大了。

同樣擔任過連長的副營長楊波則認為,“或許‘賬外機’的數量壓根沒變,變的只是藏匿和使用方式。”

一天,楊波在連隊圖書室發現一本大部頭書的內頁被掏了個洞,大小剛好放下一部手機。他不由聯想到一部電影中,主人公用同樣的方式藏了一把鶴嘴錘用來越獄。

阮擁軍不得不琢磨著升級監管手段。他決定由抓“藏”改為抓“用”:一有時間就到各個宿舍轉轉,看看有沒有人躲在角落低著頭,或是躺在床上聚精會神地“觀看”手中的迷彩上衣。

如今,他隨便走進一個宿舍,打眼一看,就能從官兵的身體姿勢、面部表情等蛛絲馬跡中判斷有無“貓膩”。查鋪時,他會故意制造離開的聲音,然后躡手躡腳地殺個回馬槍。有時他會天天到各宿舍轉悠,有時又一兩個星期按兵不動……

然而,對方的警惕性也越來越高。行走在走廊上,阮擁軍不止一次聽到有人壓低聲音提醒:“連長來了!”一次晚上上廁所,楊波隔著門聽見有人詢問崗哨:“連長睡了嗎?”

對于“賬外機”,基層主官們誰也不敢大意。違規使用手機的問題,各級大會小會講,機關隔三差五查,違規使用手機的處理通報“傳達至每名官兵”,“零容忍”“紅線底線”等字眼經常掛在主官們嘴邊,奈何“第二部”手機依然“野火燒不盡,春風吹又生”。

一次檢查,上級借助科技手段在該旅一個連隊查出多部“賬外機”,那個連的連長被責令在全旅大會上作檢討。本以為“血的教訓”能讓人警醒,可僅僅一星期之后,那名連長又發現一名戰士藏著“第二部”手機。

“別人被發現是不夠聰明,上次被發現是運氣不好”,這是戰士們的普遍心理。保衛科科長董海峰認為,違規使用手機問題屢屢發生,與監管困難、不少人存在僥幸心理不無關系。

從念檢討到給處分,從手機寄回家到禁用一段時間……一些單位試圖通過提高違紀成本讓違規者“知難而退”。但在阮擁軍看來,這并沒有起到多大作用。他打開連部的一個抽屜,里面躺著10多部“賬外機”。

去年,阮擁軍的連隊被評為“安全管理先進單位”。其他連隊熟識的主官有時會向他請教手機管理的經驗,他卻總是一笑置之。“哪有什么經驗啊!”他并不掩飾自己心中的不安:“誰敢拍胸脯保證本單位沒有一部‘賬外機’?!”

輕觸這里,加載下一頁
北京赛车pk10单吊一码 真人街机捕鱼游戏 时时彩稳赚不赔的玩法 360彩票导航走势图 腾讯分分彩计划助赢 11选5的走势图 工程车赚钱吗 高频彩论坛 原创三十六码特围的网址 波克捕鱼都哪里直播 极速飞艇官网开奖 神童单双四肖 动物狂欢怎么赢钱 告别躺着赚钱拥抱创新 360老时时彩走势图 双色球重复中奖号码 七乐彩近500期走势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