北京赛车pk10单吊一码
搜索

我的連長毛六元

來源:中國軍網綜合 作者:張善亮 發布:2019-01-26 04:04:07

幻燈片 手機看 分享到

1969年5月,入伍不到半年的我,從江西省軍區獨立師三團司號員培訓隊結業,被分配到二營五連當司號員。五連連長毛六元,1956年入伍,當過江西省公安廳特種保衛隊隊員。這個保衛隊可不一般,專門負責來江西視察的中央領導人的保衛工作,隊員個個都身懷絕技,擒拿、格斗、駕駛、射擊樣樣精通。請關注今日《解放軍報》的報道——

我的連長毛六元

■張善亮

1969年5月,入伍不到半年的我,從江西省軍區獨立師三團司號員培訓隊結業,被分配到二營五連當司號員。

五連連長毛六元,1956年入伍,當過江西省公安廳特種保衛隊隊員。這個保衛隊可不一般,專門負責來江西視察的中央領導人的保衛工作,隊員個個都身懷絕技,擒拿、格斗、駕駛、射擊樣樣精通。

雖然有過“內衛高手”的經歷,但毛連長從不以此自居,反而因為做過警衛工作,格外地細心和體貼。當時,我是全連年齡最小、個頭也最小的新兵,毛連長對我比對別的戰友更多了幾分關心。記得剛到連隊不久的一天下午,全連在連隊飯堂集合,準備聽指導員上政治課。坐在我身后的毛連長遞給我一張紙條:“上士給你買雞蛋了嗎?”我有點納悶,寫了“不知道”回給他。原來,幾天前毛連長到團部開會,團部通訊股股長告訴他,新入伍的司號員年紀小,正在發育長身體的時候,希望連隊每天發一個雞蛋給司號員用白糖沖水喝,補充點營養。毛連長回連后立即交代負責采買的上士給我買雞蛋和白糖,保證我每天能喝到一碗雞蛋白糖水。在上世紀六十年代末那個物資匱乏的年代,這已經是很特殊的待遇了。

最令我難忘的,是我到連隊的第一次手榴彈實彈投擲。當時毛連長考慮到連隊新兵多,特別重視安全,把投彈場設置在連隊駐地旁的一個長坡地,從坡上往下投。毛連長大聲命令:“司號員就位”,我既興奮又緊張地進入投擲位置站好。毛連長把手榴彈交給我,握著我的手,擰開彈蓋,拿出拉環,套在我的拇指上,然后往旁邊跨了一步,大聲喊道:“投!”我拉出拉環,用盡全身力氣向前投去。誰知手榴彈在離我前方沒多遠的地方就落地了。毛連長一看急了,大喊一聲:“臥倒!”一把將我推到左邊的掩體坑內,撲在我的身上。我趴在坑內,只聽到手榴彈從坡上向下滾動的聲音,隨著一聲巨響過后,毛連長才把我從掩體里拉起來,拍拍我身上的泥土。文書和通訊員拿起皮尺,走下坡去測量投擲距離。文書高聲報道:“15米!”在場戰友都笑了。15米是全連倒數第一的成績,而且還包括手榴彈著地后順坡滾的幾米。看到我難為情的樣子,毛連長安慰我說:“沒關系,司號員個子小,長高后多訓練幾次,會投得很遠。”

1969年底,毛六元連長調到軍官教導隊任教官。此后,我就再也沒見過他。但40多年過去了,老連長的身影,還是會經常浮現在我的眼前。

責任編輯:于雅倩
輕觸這里,加載下一頁
數據加載失敗,請確保在www.pjcjn.com.cn域名使用側邊欄!
北京赛车pk10单吊一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