北京赛车pk10单吊一码

全連戰士都想知道“領導“給老陳的信里寫了啥

來源:軍事故事會作者:豐杰責任編輯:劉秋麗
2018-11-30 12:14

“領導”來信

豐杰

“老陳!你們家‘領導’又來信了!”通信員舉著一封信從遠處跑來,沖著特裝車的底盤喊了一嗓子。

“啥?又來信了?”車底下爬出一個滿身油污的人來,“我看看!”

“哎呀老陳!都十五年兵了也不注意形象!就你這臟手一抓,信還能看嗎?”指導員提前一步搶過信揣兜里,沖老陳瞪起了平常很小氣的眼睛。

老陳嘿嘿一笑,露出一口許三多式的白牙——除此之外,渾身找不到一塊素潔的地方。用指導員的話說,老陳這身工作服,不知揩了部隊多少“油”。說來也怪,就這一年四季油污滿身、比“犀利哥”還“犀利”的老陳,竟然找了個如花似玉德藝雙馨的美術老師,這讓修理二連上到連“首長”下到“新兵蛋子”無不折服,特別是至今未婚,哼著《單身情歌》在愛情的大門外徘徊已久的指導員更是對老陳“高山仰止”,一有空便黏在老陳身邊討教,企圖從他嘴中套出《戀愛秘笈》什么的。

“我說老陳,這是第三封了吧?”

“嘿嘿。”老陳又露出他那堪稱經典的一口好牙,笑得有些靦腆,更有些甜滋滋的。

第一封信寄來的時候,老陳正在西北戈壁執行任務,當時已經距美術老師五一結婚的最后通牒過去了整整四個月。那封皺巴巴的信從江南水鄉跋涉千里輾轉到老陳手中,已經是一個月之后的事兒了。老陳拆開一看,上面啥都沒寫,光畫了一幅畫,既不是山水風景也不是女友的倩影,而是一盞燈。

“啥意思?莫非寓意指引航向走向光明?”

“要不就是阿拉丁神燈,可以幫你實現三個愿望?”

戰友們七嘴八舌的時候,老陳扭過臉去黯然神傷:“看見火苗朝一邊倒沒?那是要吹燈的意思。”大伙的思想都進入了“三級戰備”狀態,紛紛替老陳想辦法。最后,一封由指導員執筆,全連官兵聯名“向偉大的軍嫂致以最誠摯祝福和最衷心感謝”的回信炮制而成,那盞燈也讓連隊的黑板報高手把火苗改得旺旺的,甚至還加了一個不甚美觀的玻璃燈罩。兩個月后,老陳帶著一枚黃燦燦的三等功獎章作為信物,終于把美術老師順利拉進了修理二連的軍嫂隊伍,也讓她當上了自己的“領導”。

第二封信寄來的時候是結婚后不久,老陳匆匆忙忙緊急拉動一般把婚結了,連“蜜周”都沒過完就回了部隊,這讓他們家“領導”郁悶了半個月,半個月之后“領導”又寄信過來,這讓包括連“首長”在內的全連同志忐忑不安。“不是怨你沒陪她,要離婚吧?”不知哪個烏鴉嘴說了一句,立刻被大伙的眼神給嚇跑了。老陳淡定地打開信封,上面仍然沒有只言片語,還是一幅畫,不過這次是只企鵝。

“這又是啥意思,老陳?”

“嘿嘿,嘿嘿!”老陳傻樂著就是不說話,把大家逼急了準備“用刑”才開口,“她說她懷孕了。”

“哦!”我們恍然大悟,果然這只憨態可掬的企鵝還真有幾分“懷喜”的富態。

“那該回去照顧一下了。”指導員有些為難。

“現在哪里走得開?還是等快生了再說吧。”

“老陳,這第三封信我替你檢查一下啊!”指導員拿起信作勢要拆。拆看老陳家“領導”的信已成為修理二連官兵的一大樂事。

“拆吧拆吧!”老陳大方地笑著。

信打開,果然又是一幅畫——這一次畫的是一個紫砂壺。

“老陳,怎么是一只壺啊?”

“莫非是讓你多喝水注意身體?”

老陳抿嘴小笑了一會兒,繼而狂笑起來,連白花花的板牙都露出來了。

“啥意思?”

“說說!快說說!”

“我老婆生了個‘帶把兒’的,我當爹啦!哈哈!”

大伙再看看“紫砂壺”,恍然大悟,繼而跟著樂和起來,把當爹的老陳拋上了天……

(《軍事故事會》·解放軍新聞傳播中心融媒體出品)

輕觸這里,加載下一頁
北京赛车pk10单吊一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