北京赛车pk10单吊一码
搜索

導彈工程兵:“游牧部落”的時空記憶

來源:解放軍生活 作者:陳仁海 馮丹陽 李博文 發布:2019-04-03 13:47:06

幻燈片 手機看 分享到

蒼穹之下,綿延的山脊蜿蜒盤旋,冷風陣陣,洞口的幾棵老樹下,落葉紛紛,有一種凄涼的壯觀。身居崇山峻嶺的導彈工程兵,可能是最早感知到晝夜溫差之大的人,“涼露沾衣”的感覺讓人瑟瑟發抖,紛紛添了衣裳。

無論行旅何處,那里的地貌和植被,天氣和物候,天地之間諸種元素的組合,總能構成各自獨特的聲息色彩,給人嘖嘖贊嘆。然而,在工兵人的步履和視野之外,卻總是無暇欣賞這詩意的存在,唯有熟悉的陣地,動之心弦。

深夜時分,走進陣地探訪,坑道內轟鳴刺耳的機械裝備聲,仍然遮擋不住隱約的號子,煙塵裹挾之中,一名老工程兵拿著手電行走其間,走近的人會發現,他的頸椎處還貼著止痛膏藥,常年頸椎病的折磨困擾,并沒有阻止他的腳步。

這個老工程兵是指揮長、副旅長李強。在一排排如列陣般排開的“龍骨”面前,李強的眼里瞬時發出灼灼目光——這是一個進入坑道就感到亢奮的人。

當腳步踏上征程,滿腔的豪情,總會鼓蕩心胸。當信念生發出的力量,沿著連綿起伏的山脈,總能匯聚成動人的驚嘆。他去年帶領部隊完成的某重點急用工程,不僅提前兩個月交工,還創下了火箭軍工程安裝質量最高紀錄,成為部隊組建以來國防工程建設新的里程碑。

新時代工兵人逐鹿深山,里程碑里的奮斗與探索處處可尋。

工程師孫培敬最自豪的是,這兩年他牽頭應用的BIM技術,助推施工效率上了一個大臺階。BIM作為當前新興的建筑信息化模型,相較于傳統虛擬安裝系統和CAD制圖優勢明顯,它能實現以三維數字技術模擬建筑物真實信息,使模型達到設計與施工一體化,實現專業協同,減少返工量。

雖然當時很多人覺得這項技術太新了,難以掌握,對應用前景不看好。但是當他用兩個月時間依托BIM建立了一套完備的信息模型后,徹底征服了大家的心。

“如今,這項新技術應用已推廣到國防工程建設多個專業領域,極大地提高了施工效率。”孫培敬不厭其煩地給我們講述BIM優勢,作為第一個“吃螃蟹的人”,他們已

經走在了施工升級的最前沿。

“雙腳扎在山溝里,眼睛要長在山頂上。”除了對新技術時時關注,對施工信息化建設亦是情有獨鐘,鉆之彌深。

行走其間,每個區域現場都部署了一套視頻系統實時過程監管,施工狀況盡收眼底,配上語音對講系統,實現了可見并可控。

“這是陣地工程施工信息化管理平臺,這個系統可實時向各分隊傳送信息指令,讓施工進度、質量、安全、現場管理有了直觀管控。”通信專業的上士宋瑞金向我解釋。他是這套系統的接口維護者之一,負責了整套的終端安裝。在這里,施工管理已由傳統的“走”“吼”實現了信息化轉變。

千里移防轉場,又一場戰斗打響。開工伊始,施工準備緊鑼密鼓,而在會議室內更是一番熱烈景象,一群干部骨干、班組長、操作手圍坐在一起,討論制約施工效率的瓶頸。

“這既是一次具體工作的研討會,更是一次統一思想、打開思路的動員會,大家不要對瓶頸問題‘猶抱琵琶半遮面’,把想法大膽提出來,找到提高施工效率的‘鑰匙’。”指揮長的一番動員,讓骨干們暢所欲言,人員因素、材料供應、機具調配、方案優化、技術指導……協調保障,細之又細。連長張帥清楚地記得,僅人員狀態的制約因素就分析出13項之多,討論會之實可想而知。

工兵人對質量工藝的追求,達到了嚴苛的地步。他們相信,自己的這種付出有著真實意義。

“做好很容易,做到更好很難,但并不是不可達到!”正在所屬區域巡查的營長嚴衛強感慨,記得在某工程屏蔽安裝過程中,前指領導提出:能不能進一步提高工藝,讓屏蔽效果更好!開始有人嘀咕,安裝已經控制在設計范圍之內,何必再增加施工難度?但是經過反復研究、反復測試,最終突破瓶頸,實現接口嚴絲合縫,堪稱工藝品。

“這是個導向問題!”對工兵人來講,這個艱難的精益求精的過程,不僅是工藝的提升,更是心智上的歷練,超越極致之后,所見的已不僅是完美的作品,而是成為一個臻于至善的“工匠”。

某大廳的管線布局密集,管件大、種類多,還交叉作業,指揮長李強把桌子搬到現場辦公,帶領工程師、班組長現場畫圖論證,有一點差錯都要推倒重來,一直忙到凌晨兩點,論證后又通過三維建模和碰撞分析,不僅減少了返工,其安裝工藝質量更是折服了質檢上眼光挑剔的老高工。質量進度雙增效,施工最高峰時達到人均2.8個工日,超過預算工日的一倍多。

無他,唯專注矣!專注的行動,往往比言語更明心見性。

正如老一輩工程兵在這塊廣袤的土地篳路藍縷、嘔心瀝血、默默奉獻,創造了讓人尊敬的輝煌一樣,新時代工兵人接過前輩的旗幟,傳承精神、全情投入,為未來的發展積蓄如巖層般厚重的能量,也為自己的人生寫下厚重的一筆。

是的,每一個陣地的竣工,都是屬于工兵人的驕傲時刻。每一項精品的交付,都是屬于工兵人未來的光榮記憶。就像月明有意,花開天成,不論曾經的付出有多苦多累,都變成了內心的甜甜回味!

施工兩班倒,班班見領導。作為施工組織者,營連主官這個群體自然比他人都多一分辛苦,或曰心苦。無論是工程質量和進度,還是官兵們的安全,哪方面都不能有絲毫閃失。

“緩解這種壓力的方式,就是沉下去,到官兵中去。”古往今來,上下同欲者勝,和官兵一起進坑道、出坑道,是對大家最好的激勵。工區不論技術骨干還是普通操作手,人人都有這樣的心路歷程。當看到主官們跟大家一起同施工同勞動,都直言“完不成任務,都覺得不好意思”。

對士兵的關愛,都藏在一些細節里。進場之后,專門開辟新場地,在工區一線首次建立專業訓練廳,為練兵備戰提供專項場所,滿足戰士們成長成才需要。衣食住行更是得樣樣操心,他們對軟硬件設施一一審核把關,配套齊全洗衣房、制水間、文體活動室等功能房間,引進空氣能澡堂保證24小時有熱水,花園式營區和家屬院讓人賞心悅目,現代生活元素充分抵達窮鄉僻壤,讓大家在大山深處也有“陽春白雪”的生活。

器材員、四級軍士長趙洪鵬住在山上器材庫,夏季晚上蚊蟲多,不勝其擾,連隊專門讓人送來蚊香;分散點位值班的戰士,常常吃不上熱飯,營連按時用保溫盒送餐,保證讓值班人員吃上熱騰騰的飯菜……這些富有人情味的小事情,與一個領導的姿態無關,而是發自組織者內心對戰士的樸實感情。

在陣地里采訪,這樣的細節太多了,瑣碎又平常。瑣碎里,正是干部與戰士之間的同袍之誼。雖然在施工高強度、節奏高運轉的狀態下,幾乎天天都在挑戰心理和身體的極限,但是始終沒有絲毫懈怠,這是兵心的回報。

坑道外,月亮悄悄爬上了山頂,皎潔的月光把老樹上開始泛黃的葉子照得通透,坑道內依舊機聲隆隆,依舊煙塵滾滾。在電光火石間,在一條條管線上,銘刻下工兵人奮斗的一天。

夜,更深了。力量與巖石的撞擊,終于告一段落。裝備機具也已紛紛入庫,等待明日的釋放。穿越煙塵的工兵人,在回營的班車上陷入沉睡,明亮的尾燈沿著山道迤邐而行。

解放軍生活·解放軍新聞傳播中心融媒體出品

責任編輯:姬彩紅
輕觸這里,加載下一頁
數據加載失敗,請確保在www.pjcjn.com.cn域名使用側邊欄!
北京赛车pk10单吊一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