北京赛车pk10单吊一码
搜索

63年穿越時空的相遇:大山深處,我為先烈修陵園

來源:中國軍網綜合 作者:謝 軍 徐 楊 謝嘯天 發布:2019-04-04 02:39:02

幻燈片 手機看 分享到

2018年9月29日,烈士陵園竣工了。第二天,是我國第五個“烈士紀念日”。清晨,山霧散去,陽光灑在紀念碑上,格外耀眼。團隊在這里舉行隆重的紀念儀式。“噠、噠、噠……”儀式上,鳴槍禮兵扣動扳機,一顆顆寄托著哀思的子彈劃破天際。

請關注今日出版的《解放軍報》的詳細報道——

●41天,一個連隊為犧牲的前輩建起一座紀念碑 ●63年,一場穿越時空的相遇引發兩代工程兵的心靈對話

大山深處,我為先烈修陵園

■謝 軍 徐 楊 謝嘯天

陸軍某工程維護團一營二連官兵搭建烈士紀念碑的施工腳手架。劉家園、米少濤攝

動 工

那一刻,熊治茂想到了墓碑下前輩們火花般短暫卻壯麗的生命

二連長孫勇接到修建烈士紀念碑這個任務時,正準備休假。他和妻子麻莉都是軍人,休假經常湊不到一塊。3個月前,妻子轉業了,兩人想利用這個機會補個蜜月旅行。

“假休不了,我們要給烈士翻修陵園。”孫勇給妻子發了條微信。

妻子秒回:“嗯,沒事,這個事挺有意義的。”

孫勇帶著二連開工前,機械運輸連的裝載機、斯太爾卡車、壓路機、鏟車先開上了山。他們要平整場地,挖走相當于4個標準游泳池大小的土方。

2018年8月20日,孫勇帶著哨長劉博來到烈士墓前。

孫勇在每個烈士墓前點了3根煙。一包煙不夠,他又向劉博借了半包。

“連長,沒數過一共有多少座烈士墓吧?”劉博問道。

“每次來都是放下煙就走,還真沒數過一共多少座。”一向大嗓門的孫勇聲音突然低沉了。

“12座。”團里沒人比劉博更清楚。

因為怕發生山火,他們一直等到煙燃盡了才走。

青煙裊裊,落日余暉灑在平整好的土坡上。想到明天就要開工了,孫勇心里有點激動。

同樣激動的,還有二連下士熊治茂。按計劃,他還有10天就該退伍了。在此之前,因為走留的問題,他和父母吵過一架。父母想讓他留隊,他卻一心想回家創業。

聽到連里要為前輩們修陵園,熊治茂默默戴上黃色安全帽,穿上本來要“交舊”的迷彩服,跳上了前往陵園施工的卡車。

車上,戰友有的補覺,有的聽歌。如果是平時,熊治茂也會“三秒入睡”。可這次他睡不著。

等車開過第二個彎的時候,他從“車屁股”那兒俯瞰營區全貌,“也不知道為什么,那會兒又有點想留隊了。”

因為把完成這次施工任務當成自己軍旅生涯的終點,熊治茂干活格外賣力。

沒有現成的模板符合紀念碑碑身的形狀,熊治茂就提出,可以試試用切割機自己做。

切割片迸出來的火花,在空中劃出一道道弧線,無比耀眼,轉瞬即逝。那一刻,熊治茂想到了墓碑下前輩們火花般短暫卻壯麗的生命。

“不敢想。”熊治茂曾經覺得“犧牲”“烈士”這些詞語與自己離得很遠。手握切割片,他突然覺得如鯁在喉,有點難受,“如果真的需要犧牲,我準備好了嗎?”

這種感覺最強烈的時候,是他跟在連長孫勇身后爬上10米高的腳手架那一刻。

山里風大,東南西北亂躥。在下面看,架子挺穩的,其實越往上爬晃得就越厲害。

危險就發生在晃動中。當時熊治茂正在順鋼筋,突然覺得身體一晃,接著就兩手不斷地亂抓。

安全繩救了他,安全帽卻掉在了地上,滾出去五六米遠。

熊治茂站定在原位冷靜了五六分鐘,接過戰友遞過來的安全帽,接著干。

澆筑紀念碑是整個工程最關鍵的一步。熊治茂負責整個輸漿管的最上面。這個位置最“吃勁兒”,他一旦手松,水泥砂漿就會沖到別處,影響澆筑的質量。

可偏偏這時,一塊黃豆大小的砂漿打在他的眼睛上,“先是冰涼,然后感到砂子摩擦眼球,接著就是熱熱乎乎”。

熊治茂低著頭,誰也沒發現他的眼睛正在止不住飆淚。澆筑分成三段進行,一直到紀念碑第一段澆筑結束,熊治茂才從腳手架上慢慢爬下來。

用清水沖洗后,熊治茂的眼球仍然充滿血絲。老鄉宋鵬程問他怎么回事,他說:“沒事。”

那天收工回到連隊,熊治茂加班到晚上11點多。他寫了留隊申請書。

對熊治茂這么快“變卦”,宋鵬程有些不理解。他倆本來商定一起退伍創業的。

9月1日,返鄉登車前,宋鵬程對熊治茂說:“等陵園建好,記得給我發張圖。”

宋鵬程坐上大巴車,離大山越來越遠。熊治茂坐上東風大卡,離大山越來越近。

1 2 3

責任編輯:袁帆
輕觸這里,加載下一頁
數據加載失敗,請確保在www.pjcjn.com.cn域名使用側邊欄!
北京赛车pk10单吊一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