北京赛车pk10单吊一码

“年輕人要身體健康,努力,努力,永遠好好學習,好好工作,越來越好”——顧昌華·101歲

←→左右滑動查看圖集↑↓下滑觀看視頻

顧昌華接受采訪時說起了長征時期過草地吃皮帶的事,他說皮帶吃起來味道是苦的。中國軍網記者 孫智英 攝(2019年8月15日攝)

←→左右滑動查看圖集↑↓下滑觀看視頻

當問起顧老對年輕人的期望時,他舉起拳頭說,年輕人要身體健康,努力,努力,永遠好好學習,好好工作,越來越好,好好干。中國軍網記者 孫智英 攝(2019年8月15日攝)

←→左右滑動查看圖集↑↓下滑觀看視頻

河北省軍區保定第六離職干部休養所所長郭勇來看顧老,他們一起唱起了《游擊隊之歌》。中國軍網記者 孫智英 攝(2019年8月15日攝)

←→左右滑動查看圖集↑↓下滑觀看視頻

因為打仗時腿部受過槍傷不能下地活動,顧老坐在病床上打著太極拳的動作活動上肢。中國軍網記者 孫智英 攝(2019年8月15日攝)

←→左右滑動查看圖集↑↓下滑觀看視頻

交談中說起了黨費,顧老下意識地摸向上衣口袋說“別忘了交黨費”。中國軍網記者 孫智英 攝(2019年8月15日攝)

←→左右滑動查看圖集↑↓下滑觀看視頻

顧昌華在吃午飯之前問記者吃飯沒有,他說大家都沒有吃飯的話自己先吃飯不合適。中國軍網記者 孫智英 攝(2019年8月16日攝)

←→左右滑動查看圖集↑↓下滑觀看視頻

當天家人給顧昌華準備的午飯是豆腐、鴨血、蒜苔、黃瓜和米飯,顧老邊聽著電視里的新聞邊吃午餐。顧老得了白內障,已看不清電視,只能聽聲音了解新聞。中國軍網記者 孫智英 攝(2019年8月16日攝)

←→左右滑動查看圖集↑↓下滑觀看視頻

顧昌華用電動剃須刀刮胡子。中國軍網記者 孫智英 攝(2019年8月16日攝)

←→左右滑動查看圖集↑↓下滑觀看視頻

顧昌華的大兒子顧京輝接受采訪時講述父親的事情。中國軍網記者 孫智英 攝(2019年8月15日攝)

←→左右滑動查看圖集↑↓下滑觀看視頻

顧昌華的二兒子顧京洲接受采訪時說,顧老在家很少說以前參加戰斗打仗的事兒。中國軍網記者 孫智英 攝(2019年8月15日攝)

←→左右滑動查看圖集↑↓下滑觀看視頻

顧昌華的二兒子顧京洲拿出父親珍藏的字典。1940年到1945年顧昌華擔任毛主席衛士期間,在延安學習時經常使用這本四角號碼字典,這本字典為郭沫若所編寫。中國軍網記者 孫智英 攝(2019年8月15日攝)

←→左右滑動查看圖集↑↓下滑觀看視頻

1940年到1945年顧昌華擔任毛主席衛士期間,在延安學習時用的四角號碼字典,這本字典由郭沫若編寫。中國軍網記者孫智英 攝(2019年8月15日攝)

←→左右滑動查看圖集↑↓下滑觀看視頻

這是國共南京談判期間,周恩來送給顧昌華的剃須刀,顧老保存至今。中國軍網記者 孫智英 攝(2019年8月15日攝)

←→左右滑動查看圖集↑↓下滑觀看視頻

這是國共南京談判期間,顧昌華的身份證件,當時登記用的名字是古長華,可以看到戶主登記姓名為周恩來,住址為梅園新村十七號,當時的時間顯示為“民國35年8月”,即1946年8月。1946年5月至1947年3月,以周恩來為首的中國共產黨代表團,在南京同國民黨政府進行了10個月零4天的談判。(顧昌華大兒子顧京輝提供)

←→左右滑動查看圖集↑↓下滑觀看視頻

1946年,顧昌華作為軍事調處執行部人員的身份證,當時用的名字是古長華。(顧昌華大兒子顧京輝提供)

←→左右滑動查看圖集↑↓下滑觀看視頻

軍事調處執行部人員的身份證封面。(顧昌華大兒子顧京輝提供)

←→左右滑動查看圖集↑↓下滑觀看視頻

顧昌華1954年1月留影。

←→左右滑動查看圖集↑↓下滑觀看視頻

顧昌華1956年9月在保定留影。

百歲紅軍的囑托丨顧昌華:沒有對黨的堅定信念,我不可能走出草地

來源:中國軍網 責任編輯:孫智英 作者:孫智英 李晶 2019-09-23 08:01

【寫在前面】

今年是新中國成立70周年,紅軍長征出發85周年。為大力弘揚偉大的長征精神,追尋革命先輩足跡,中國軍網聯合騰訊新聞推出《百歲紅軍的囑托》大型系列報道,以全新的視角再現歷史,找尋紅色印記,傳承紅色血脈。

健在的紅軍老戰士,歲數均在百歲左右,他們曾經一次次歷盡艱難險阻,勇往直前;一次次突破生死絕境,涅槃重生。他們作為世紀風云的親歷者、見證者,崢嶸歲月里流動著無數英烈的革命熱血,深藏著一支軍隊的傳奇歷史,見證著一個國家的復興壯大。每一個老紅軍都是從坎坷中走來,經歷過戰爭的洗禮,他們爬過雪山走過草地,穿越戰火與硝煙,前仆后繼,向著勝利的光芒一往無前。

歷史因銘記而永恒,精神因傳承而不滅。今天,讓我們走近他們,聚焦他們的面孔,探尋他們的精神世界。今朝國家繁榮富強,正是無數英雄前輩賜予我們這代人的一份厚禮,我們自當牢記英雄囑托,接過紅色火炬,將青春韶華奉獻給偉大的祖國。

——《百歲紅軍的囑托》

?

【人物簡介】

顧昌華,原名古長發,曾用名古昌華,1918年5月生,四川省蒼溪縣人,1933年參加紅軍,曾隨紅四方面軍先后三次過雪山草地;抗戰時期,在八路軍115師和中央警衛團工作,在戰爭中多次負傷,1941年起在延安任毛主席衛士達5年之久。重慶談判期間,受毛主席委派,任周恩來隨身副官。參加過甘肅寧縣包圍戰斗、平型關大捷等戰役,1947年至1948年被晉冀魯豫軍區授予二等功臣一次、三等功臣兩次,解放戰爭中獲授華北解放獎章、東北解放獎章、全國解放獎章。1955年獲頒三級八一勛章、三級獨立自由勛章、三級解放勛章。1965年7月離休,現居河北保定。 ?

陳舊的小磚房、狹小的會客廳、斑駁的石灰墻……這是顧昌華老人生活了幾十年的家,屋外院里地上長著斑駁的青苔,石榴樹、香椿樹、棗樹,枝繁葉茂。

今年已有101歲高齡的顧老身體虛弱,需常年住院。他因為右腿打仗時受過槍傷,現在很少下地走動,生活起居幾乎都在病床上。照顧他的大兒子顧京輝說,顧老雖是百歲老人,但是很少麻煩醫護人員和家人,堅持自己吃飯,自己刮胡子,最喜歡唱《游擊隊之歌》。記者一行趕往醫院看望顧老時,老人正半躺在病床上比劃著太極拳的動作。一聽到記者來,他像招呼老朋友一樣揮起了手。

簡單的交談后,干休所干事播放起了顧老熟悉的旋律:“我們都是神槍手,每一個子彈消滅一個敵人,我們都是飛行軍,哪怕那山高水又深……”老人的眼眶濕潤了,久久未語,思緒似乎回到了那個戰火紛飛的年代——

三過茫茫草地·九死一生終不悔

顧老于1933年參加紅軍,曾隨紅四方面軍先后三次過雪山草地。“長征難啊,紅軍苦啊。”雖然已經過去了80多年,但老人對長征的記憶刻骨銘心。

“從我記事起,父親就給我講述他長征的經歷,教導我無論遇到任何困難都要信念堅定、勇敢面對。”顧老二兒子顧京洲幫老人向記者講述了長征中的曲折經歷。在點點滴滴的敘述中,顧老的長征之路漸漸清晰起來,特別是他三過茫茫草地給大家留下深刻印象,那可真是九死一生啊!

第一次過草地,顧昌華所在的部隊因為沒有籌到糧食,不到3天就斷了糧。寒風像刀子一樣掠過野草深潭,加上冰冷的大雨、稀薄的空氣和近似陷阱的泥潭,令紅軍舉步維艱。有的人晚上還冒雨與戰友一起背靠背露營,可人睡著后滾到深水泥沼里,天亮時就沒有了蹤影。

一開始,顧昌華在前面開路,可很快被班長拽到了身后,理由是他個子矮,遇到泥潭沼澤容易有危險。可有一天,代替顧昌華在前面開道的老班長走著走著,突然腳下草墩子一晃,猛地向下沉去,人跟著就栽進了泥潭里,瞬間黑水就泛上來將人整個吞沒。盡管就隔幾米遠,他拼命跑過去,卻什么也沒拽住。

回憶起這些,老人的喉結劇烈收縮,眼里已噙滿了淚水。

“我父親說,穿越草地期間,部隊嚴重缺糧,廣大紅軍指戰員摘野菜、吃皮帶堅持行軍,第一次過草地時,我父親吃了在土門戰役中繳獲的一根皮帶。他和戰友一路上煮野菜、吃草根充饑才第一次走出了草地。”顧老二兒子顧京洲說。

“沒有對黨的堅定信念,我不可能走出茫茫草地。”老人一字一句地說道,盡管吐字不清,卻充滿了飽經滄桑的堅定,不禁讓在場的后輩們肅然起敬。

一本泛黃的字典·一段關于毛主席的回憶

走出草地后,顧昌華被調到中央工作。延安時期,他當過毛澤東的貼身警衛;重慶談判期間,他是周恩來的隨身副官……與革命領袖耳濡目染的接觸,不僅讓顧昌華越加堅定對黨的信念信心,還讓他養成了受益一生的優良作風。

“這是父親一直珍視的寶貝。”采訪中,顧老的二兒子顧京洲小心翼翼地攤開層層包裹著的黃布,里面是一本早已泛黃的字典。

原來,這本字典是延安時期部隊發給他的一本四角號碼字典。那個時候國家窮困,戰士普遍沒有上過學,顧老在延安“千字運動”中學了些字,他當時學習用的就是這本字典。這種字典數量很少,不是人人都有,顧老一直覺得自己能有一本很幸運。“我父親給我們講,那時候,他總是把字典帶在身邊,有空就學認字,有紙的時候就在紙上練字,沒紙就在地上練。”顧京洲小心翼翼地翻閱著字典說到。

“我父親說,毛主席十分關心他們的學習,規定他們每天要有兩個小時用于學習,包括政治、識字、自然等。有時候缺課本,毛主席就吩咐秘書給戰士們寫些生字條,讓大家照著讀和寫。他當年隨毛主席外出,毛主席有時會問他,‘今天學會了幾個字?’毛主席還經常抽時間檢查他們的學習情況,批改作業,有的還寫上批語。”

“革命的事情人人去做”,“重要的事情耐心去做”,“復雜的事情細心去做”……這些就是當時毛主席的批語。在顧老家,還有兩張毛主席的照片。顧老說,那是1942年毛主席送給他的,當時在延安棗園,他非常珍惜,一直保存到現在。

顧老戎馬一生,轉戰大半個中國。離休后,老人還想著多為社會做點有益的事,經常應邀到許多單位作報告,講述革命經歷,激勵和教育后人。今年,顧老已經101歲高齡了,每當后輩們問及“爺爺,您高壽啊”,他總是像孩子般調皮地答道,“我1歲了。”逗得在場的人哈哈大笑,顧老自己也跟著呵呵地笑。

如今,顧老由于年事已高,許多往事早已淡忘,唯獨交黨費這件事深深地記在腦子里。一提到交黨費,顧老下意識地摸向上衣口袋,嘴里呢喃著“我來交黨費,我來交黨費”,這是打心底里認定黨、跟黨走啊!

采訪中,顧老堅持要自己穿上軍裝,雙手顫抖整理著胸前掛滿的軍功章,然后目視前方,艱難地抬起右臂敬了一個軍禮。這個軍禮,凝重無言,勝似萬語……

顧老曾說,自己從參加革命起,不知見到多少戰友犧牲在戰場上。參加革命是為了讓勞苦大眾過上好日子,自己能幸運地活下來,已經知足了。他唯一的愿望就是希望看到祖國越來越好。

恍惚中,眼前這位歷經了一個世紀滄桑巨變的老人,明明還是當初那個滿懷激情參加革命的少年啊。如您所見,也一定會如您所愿,我們的祖國一定會越來越好,一定會……

?

撰文/中國軍網記者 李晶

攝影/中國軍網記者 孫智英

技術支持/姚雨鋒

出品/中國軍網 騰訊新聞 中國人的一天

????

北京赛车pk10单吊一码 彩票挂机软件靠谱吗 波克捕鱼抽奖技巧 福利彩票双色球走势图 时时彩龙虎怎么玩讲解 今日股票大盘走势 福彩3d试机号走势图彩宝网 加盟廖排骨能不能赚钱 双人斗地主具体玩法 红黑梅方怎么预算 幸运28属于合法彩票吗 pk10安卓版软件下载 蜀门刷副本怎么赚钱 时时彩怎么买才能赚钱 北京pk10大享计划软件 卖二手电瓶车赚钱吗 重庆时时彩现场开奖