北京赛车pk10单吊一码

“人不要貪圖名利,要做一個對社會有用的人,做一個能為人民服務的普通人就夠了。”——楊煥炳·100歲

←→左右滑動查看圖集↑↓下滑觀看視頻

楊煥炳聽力大不如從前,需要佩戴助聽器才能和家人交流。中國軍網記者 伍行健 攝

←→左右滑動查看圖集↑↓下滑觀看視頻

在女兒的攙扶下,楊煥炳老人在院子里散步。中國軍網記者 伍行健 攝

←→左右滑動查看圖集↑↓下滑觀看視頻

楊煥炳老人說長征時犧牲的人太多了,太多了。中國軍網記者 伍行健 攝

←→左右滑動查看圖集↑↓下滑觀看視頻

楊煥炳老人介紹自己早年的從軍經歷。 中國軍網記者 伍行健 攝

百歲紅軍的囑托丨楊煥炳:一講起長征的故事就會忘記年齡

來源:中國軍網 責任編輯:孫智英 作者:楊帆 伍行健 2019-10-17 16:37

“人不要貪圖名利,要做一個對社會有用的人,做一個能為人民服務的普通人就夠了。”——楊煥炳·100歲

【人物簡介】楊煥炳,1919年3月生,四川省蒼溪縣人。1934年9月參加長征。1935年至1949年在紅軍、八路軍、解放軍工作;1949年10月轉業到西山礦務局任科長;1953年至1984年任西山石膏礦工會主席、黨支部副書記。現居山西太原。

?

一間不算寬敞的房間,一張沙發,一張桌子,一臺電視機。墻上掛著一面錦旗還有楊煥炳年輕時的照片。屋子很靜,那一張張穿著軍裝的照片深情地凝視著房間的主人,也提示著主人過往的一切。

房子里住著的人叫楊煥炳,今年100歲。看到他的時候他在小女兒的攙扶下從房間緩緩走出來,百歲的老人頭發已經花白并且稀疏,走路雖慢卻很穩健。

楊煥炳的小女兒說,雖然老人身體各方面都還保持著超出這個年紀的硬朗,但記憶卻跟不上了。問他最近的事情他總是不記得,哪怕是才說過的話轉頭就忘了。然而一旦涉及戰爭年代的經歷,楊煥炳的記憶力似乎又好得出奇。他清楚地記得抗日戰爭始于哪一年,長征路上沒有糧食多么艱苦,甚至當時唱的戰地歌謠都還能一字不差地唱出來。

時間就像沙漏,留下來的都是最深刻和動人的。

雪山的夏天,回憶里沒有一絲暖意

1934年9月,15歲的楊煥炳參加了紅四方面軍,在31軍91師276團2營6連當勤務員。1935年3月,楊煥炳跟著部隊開始長征。

楊煥炳在1935年6月和1936年7月,兩次翻越雪山。盡管是夏天,雪山上的嚴寒依舊。當東方漸白,紅軍戰士們就開始攀爬海拔4500米的大雪山,爬了五六座。楊煥炳說最難爬的是夾金山和黨嶺山。“爬到山腰上就呼吸困難,大家手拉著手往上走。山坡是斜的,路上有十幾丈深的雪坑,不小心被埋進去就會沒命,就是看到有人在雪坑邊上也來不及伸手去拉一把。”好不容易爬到了山頂上,也是一刻也不敢坐,坐下就起不來了。雪山上的天氣變化無常,一過12點就是狂風暴雨,雪山上也沒有路,所以戰士們必須要在12點之前爬過去,過了這個點就不敢再爬了。

“犧牲的人太多了,太多了……”楊煥炳擺了擺手,聲音有點哽咽。

共產黨得民心,樹葉見真情

楊煥炳是四川省蒼溪縣麻柳灣村人,在那個大家都窮的年代,他家更是“窮得叮當響”。八七會議后,共產黨領導的土地革命運動開展的如火如荼,楊煥炳受到“打土豪、分田地”口號的號召,也主動加入到了革命隊伍中。

1937年,楊煥炳所在的紅四方面軍改為31軍91師771團,他擔任連指導員。抗戰初期,他們來到晉東南攻打日本人,太行山一帶成為他們日后的主戰場。

小女兒對父親曾經講過的抗戰故事記憶猶新,她用著父親講故事的口吻說道:“當時,走完長征路,能夠幸存下來的革命軍隊正是人困馬乏之時,進入太行山后,沒吃沒喝,沒有力氣,戰士們該怎么對付日本人的掃蕩?”

就在饑餓難耐之際,戰士們發現了“美食”,村里僅有的幾棵樹上有樹葉,可以用來果腹,這也是當地百姓唯一的“糧食”。可是,“人多樹少”,年輕的戰士們食量還挺大,難道要跟老百姓爭“口糧”不成?

眼看百姓們吃得越來越少,軍隊下了“訓禁令”:“樹葉留給老百姓,戰士們再想別的辦法。”可是,老百姓們不干了,他們苦苦哀求:“讓戰士們先吃,戰士們不吃,我們就不吃。”盡管過去了這么多年,楊煥炳想起這件事,還是感慨萬千:“共產黨得民心啊!”

“我父親一輩子都忠誠地愛著黨和國家,他們那輩人是真的有信仰。”楊煥炳的小女兒動情地說。

種地、講革命史,他忘了自己的年齡

1984年,楊煥炳從西山石膏礦離休,但是他并沒有閑下來。他在宿舍院里開辟了一片荒地種菜,沒有水澆地,就自己去挑,來回要挑十幾擔,連小伙子都做不到。每年種的白菜、蘿卜、西紅柿、茄子,可以讓全家人從夏天吃到冬天。2000年時,81歲的楊煥炳還在堅持種地,兒女們怕他太過辛苦勞累,硬是強迫他停止了勞作。

地是沒種了,楊煥炳仍然在干著另一個更開心的工作。當地政府聘請他擔任太原市萬柏林地區校外輔導員,他在七八十個單位講過長征的歷史。1994年,還被邀請和戰友徐元保一起,給太原市縣處級以上干部講革命傳統。

腿不停走,口不停說,沉浸其中的楊煥炳好像忘了自己的年齡。

“父親把這個當作一項政治任務,組織交代的事情必須要干好。”以服從命令為天職的老兵,任何時刻都在以部隊的標準嚴格要求自己,這是一種深入骨髓的習慣。

“或許不能用偉大,但我父親確實是值得被尊敬的。”當父親一年年老去,自己也有了孩子,小女兒終于真正認識和了解了父親。并且意識到自己的人生觀價值觀其實受到了父親潛移默化的影響。

“我父親轉業到地方后,一直在石膏廠工作,離休前擔任工會主席。他從不愿意麻煩政府,凡事都要自己解決,也要求我們這樣做。比如,三個兒子遭遇下崗,他也不愿意找政府解決,而是讓他們自己想辦法。”有過怨言嗎?她說沒有。她們幾兄妹都知道父親是什么樣的人,并且為此感到驕傲,普普通通、踏踏實實做人是父親對他們唯一的要求。

盡管有退休工資,但在生活中,楊煥炳一直簡樸如常,衣服總是縫縫補補,舍不得換新的,他常說:“打仗的時候,冬天都沒有棉衣,都穿單衣。”喝稀飯時,如果鍋里最后還剩幾粒米,老人一定不讓家人把鍋直接洗了,也不用勺子去刮,而是要用一點兒水把幾粒小米沖到碗里,再喝了。

從戰爭風雨中走來的人總是特別容易滿足,也更珍惜如今來之不易的安穩日子。楊煥炳經歷了太多戰友在身邊犧牲,也見過太多戰爭年代老百姓的生離死別,“能活著就已經很好了,還要求什么呢?”這是他時常對自己說的話,也是對孩子們的一種告誡:不要貪圖名利,做一個對社會有用,能為人民服務的普通人就夠了。

退休如分水嶺一般將楊煥炳的人生分成了兩段,后一段是他現在所處的老年。人生的前半段是在不斷給予,到了老年,原來那些給你的東西就要一樣一樣都收走,包括說話的能力,行走的能力,強健的身體和靈敏的思緒。

采訪達到半個小時的時候,老人表現出了輕微頭暈和口齒表達不清的情況,楊煥炳的大女兒見狀馬上終止了采訪,然后很自然地開始給他做起頭部按摩,看的出來這是她每天都會做的事情。當記者想拍下這一畫面時,楊煥炳的大女兒拒絕了,“不要拍我,我伺候父親是一個女兒的責任,沒什么好拍的。”在孩子們眼里,楊煥炳沒有豐功偉績,沒有高談闊論,只是一個普通老人,一個普通父親。

如今,楊煥炳老人住的地方,推開門有一顆大大的棗樹,每年都會結滿棗子。漫長的軍旅生涯賦予他不錯的體魄,至今仍保持著還算不錯的聽覺和表達能力,甚至每天他都還能在女兒的攙扶陪伴下在院子里散步。

楊煥炳最想說的就是感謝黨和政府給與他的美好生活,他對所擁有的一切都感到知足。但是老人也有一個心愿至今沒有達成,小女兒告訴記者,老人之前一直念叨,如果能參加一次閱兵就好了!這個經歷了長征和諸多戰爭的老兵始終都沒有忘記自己是一名軍人。

采訪結束的時候,楊煥炳老人堅持要送記者出門,并且目送著記者離開。看著老人揮手的背影,記者好像明白了什么是對抗時間的力量。

?

撰文/中國軍網記者 楊帆

攝影/中國軍網記者 伍行健

出品/中國軍網 騰訊新聞 中國人的一天

?

北京赛车pk10单吊一码 香港赛马会36码原创 香港牛魔王管家婆彩图睢京侠 奔驰宝马游戏赌注规律 组选6公式 波克宝石迷城紫色最多几连 什么视频和什么游戏可能赚钱 最新pk10计划安卓版下载 再闯侏罗纪3在线观看 手机版4人通比牛牛 乐通lt118 小号 赚钱 网游 游戏 买3d只赚不亏的方法 注册送礼金老虎机平台 越野摩托游戏单机版 赚钱游戏棋牌 江苏时时规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