北京赛车pk10单吊一码

“我把辮子剪了,裹腳布脫了,就是想參軍。毛主席好,共產黨好,我年輕時做了一些該做的事,沒有想到黨給了我這么高的榮譽。”——李寶英·103歲

←→左右滑動查看圖集↑↓下滑觀看視頻

李寶英穿上淺藍色的小衫看起來更加精神。夏一軍 攝

←→左右滑動查看圖集↑↓下滑觀看視頻

李寶英說小時候,每天看著村子里來來往往的紅軍穿著這身衣裳,很是羨慕。夏一軍 攝

←→左右滑動查看圖集↑↓下滑觀看視頻

李寶英說:毛主席好,共產黨好,我年輕時做了一些該做的事,沒有想到黨給了我這么高的榮譽。(視頻截圖)

←→左右滑動查看圖集↑↓下滑觀看視頻

隨著年齡的增長,李寶英的記憶開始變得模糊,通過她的兒子和兒媳講述,我們了解到李寶英早年參加紅軍的事跡。夏一軍 攝

←→左右滑動查看圖集↑↓下滑觀看視頻

李寶英雖然已經103歲,但是她的生活依然是自理的。夏一軍 攝

←→左右滑動查看圖集↑↓下滑觀看視頻

說起紅軍的事情,她唱起了“打土豪,分田地……”。夏一軍 攝

←→左右滑動查看圖集↑↓下滑觀看視頻

鳳凰灣辦事處東坑村大學生村官廖娟來看望李寶英。(視頻截圖)

←→左右滑動查看圖集↑↓下滑觀看視頻

鳳凰灣辦事處東坑村大學生村官廖娟接受采訪。(視頻截圖)

←→左右滑動查看圖集↑↓下滑觀看視頻

李寶英和來訪者交談。夏一軍 攝

←→左右滑動查看圖集↑↓下滑觀看視頻

中國工農紅軍長征勝利80周年,李寶英高興地戴上了紀念章。夏一軍攝于2016年

←→左右滑動查看圖集↑↓下滑觀看視頻

夏一軍采訪李寶英留影。(夏一軍提供)

百歲紅軍的囑托丨李寶英:我把辮子剪了裹腳布脫了就是想參軍

來源:中國軍網 責任編輯:孫智英 作者:孫偉帥 夏一軍 2019-10-15 12:32

“我把辮子剪了,裹腳布脫了,就是想參軍。毛主席好,共產黨好,我年輕時做了一些該做的事,沒有想到黨給了我這么高的榮譽。”——李寶英·103歲

【人物簡介】李寶英,女,1916 年生,江西新余人。1930年冬,參加兒童團并任團長,曾在永新、金田、蓮花等地隨紅軍開展宣傳工作;1934年,紅軍被迫轉移時回鄉務農;1995年,被認定為失散紅軍。老人性格非常開朗,盡管四世同堂,但堅持一個人居住、一個人開伙。采訪時,老人告訴記者:“我自己要運動,要自己摘菜、洗菜、做飯,兒孫們告訴我菜地在哪里就行了。”現居江西新余東坑村。

李寶英一定是個愛美的人,且有一顆少女心。

看到我們帶著相機來采訪,李寶英抱著雙臂,輕輕撫摸自己的胳膊,大家都以為老人家怕冷,她卻用方言告訴家人去屋里把她那件年輕時常穿的衣服找來。

那是一件極為復古的小衫:斜襟,盤扣,立領,是她年輕時代最流行的樣式。李寶英自己慢慢穿好小衫,遮住她原先穿在身上的那件玫紅色T恤。我幫她系好所有的盤扣,她慢慢低頭,有力地抻了抻衣角,把衣服抻平。然后她抬起頭,有些靦腆地對我笑了。

淺藍色的小衫讓她看起來更加精神。家人不需要詢問就知道是哪一件,想必,這是李寶英每一次見客人時才會穿的“正裝”。

在找到這件衣服之前,李寶英還穿上了當年紅軍的衣服。這是后來別人送給她的,她說小時候,每天看著村子里來來往往的紅軍穿著這身衣裳,很是羨慕,或許她也和小姐妹們悄悄地學著紅軍的樣子打過綁腿吧?

建軍90周年的紀念章掛在胸前,李寶英輕輕地摸了一下,對著記者的“長槍短炮”笑了起來。

李寶英精神很好,可是耳背的厲害。她聽不懂普通話,也不會講。所有的提問和回答,靠著一旁的兒媳和大學生村官廖娟來“翻譯”。屋外天氣炎熱,稍微一動就是一身汗,李寶英指著不遠處的桌子說:“恰(吃)瓜!恰(吃)瓜!”見大家沒有人動那一盆西瓜,她有些急了。大家趕緊你拿一塊我拿一塊,最后我遞給她一塊,她接過來,慢慢地咬了下去。

不知是從什么時候,李寶英的生活好像被按下了“慢放鍵”——走路很慢,說話很慢,吃東西很慢……可這一切又在證明這時光在她身上留下的痕跡,她,已經是一位103歲的老人家了。

她臉上深深的皺紋將時光全部壓縮,她那雙杏核般的眼睛就好像通往過去時光的窗口。

隨著年齡的增長,李寶英的記憶開始變得模糊,通過她的兒子和兒媳講述,我們了解到李寶英早年參加紅軍的事跡。

1992年,隔壁村的姐妹來找李寶英,并提起了1930年她們一起加入兒童團與紅軍一起戰斗的經歷。3年后,李寶英正式被確認為失散紅軍。

身份被確認后,李寶英偶爾會和家里人講起那些年的經歷——

她曾站在村口為紅軍放哨,聽到風吹草動便跑回村子告訴大家“壞人來了”;她還幫助紅軍一起搞宣傳,唱歌、跳舞,她樣樣行。直到現在,那些有關紅軍的記憶都模糊了,但是那幾句歌詞她還記得真切,能清楚地唱出來:“打土豪,分田地……”

李寶英曾半開玩笑地告訴家里人,當時有一位紅軍的排長“看上了她”。家里人只當聽故事,哈哈一笑,她自己也不再多說。

十幾歲的少女正出落得亭亭玉立,為了幫助紅軍,她拆掉了裹腳的長布,剪掉了留了十幾年的長發。老媽媽看見她的樣子恨不得要打她:“這么莽(大)的腳,你可怎么辦呢!”

這樣的事,在今天看來平常不過。可是,那時的坐標完全不同——1930年,許許多多的中國人都還被鎖在封建思想的枷鎖中,更何況是這江西的茫茫大山里。李寶英背著母親做的這些事,用現在的話說,簡直就是一個“潮人”。

這樣的女性,有一個紅軍排長喜歡再正常不過!甚至,還會有兩個、三個!

她或許曾經怦然心動,后來嫁給了一位普通的農民,生育了9個孩子。她的生活也像這茫茫大山一樣平凡。但是,在這平凡的生命軌跡里,短暫的紅軍生涯卻被歷史所銘記。現如今,她成了他們那一代人的象征。這是青春與時代洪流相遇,綻放出的奪目光芒。這是一個勇敢的山村女子的個人夢想與國家命運的碰撞。從此,她成了紅軍。這個稱呼,成為了她一輩子值得驕傲的名字。

李寶英的紅軍記憶拼圖,我們只找到了這幾塊。雖然如此,卻也能大概窺見戰爭年代的火熱場景,可以窺見在沒有敵人襲擾的時候,他們過著怎樣快樂的生活。

李寶英已經五世同堂,但她沒有和任何一個子女住在一起。雖然已經年過百歲,但是她的生活依然是自理的。在她家的承重柱上,掛著一面圓鏡,鏡子下插著一把梳子。

我好奇,問她每天是不是自己梳頭,她回答是。然后她把扎在腦后的小辮子散開,拿起梳子,認認真真地開始梳頭發。銀白色的頭發在梳齒間輕輕劃過,順著她手的方向整齊地向后靠攏。她的動作很輕很慢。我怕她太累,提出幫她扎頭發,可是老人家很直接地拒絕了。

屋外蟬聲聒噪,讓天氣顯得更加炎熱。屋內的世界卻好像靜止一般,只有李寶英在輕輕梳著頭發。歲月將她的頭發染成星光色,她一點點梳理,便成了她一生的漫天星光。

東坑村大學生村官廖娟在2015年第一次見到李寶英時頗感驚訝。她從沒想過紅軍是這樣的。“課本里的紅軍大多是威武、嚴肅的,可是李奶奶好可愛。”李寶英把這個從外面來的小丫頭當成自己的孫女,見到她時總是笑意盈盈,有時還開上兩句玩笑。

每年一到建軍節、國慶節等重大節日,就會有很多人來探望或者采訪。廖娟總是充當著引導員的角色,一次又一次地聽著李寶英講述她的參軍經歷,一遍又一遍地聽她唱起那首“打土豪分田地”的歌曲,直到她再也想不起那些故事的情節,直到她再也沒辦法唱準一個音調。

廖娟把認識李寶英當做一件很自豪的事。的確,對年輕一輩來說,在李寶英的身上,凝結了中華民族最優良的傳統,凝結了百姓最質樸的愿望,凝結了奮斗犧牲的精神。他們,就是中國最堅硬的脊梁。

李寶英一輩子幾乎都沒有走出過大山。只在前幾年,到新余市區參加了一場紀念長征的文藝晚會。回到山里,她的生活依舊寧靜。但是我想,她一定曾無比惦念從村子里開拔踏上長征的戰友,她一定曾無數次想起那段從軍的經歷。

現在的許多年輕人不知道她的大名叫什么,但知道在這個小山村里,有一位老紅軍。許多慕名而來的人都想看看這位紅軍的不同凡響之處,而她永遠都是一位和藹慈祥的普通老人。時間流逝,人們已經很難從這位百歲老紅軍身上,捕捉到她的颯爽英姿,唯能從她曾經的眼神中感受到頑強的力量。

當年來告訴李寶英她是個紅軍的姐妹已經離開這個世界,當年從家鄉出發的戰友也可能早已血灑疆場,不過,李寶英記得他們,一直記得。若有一天李寶英也離開,我們也不會忘記。

?

撰文/中國軍網記者 孫偉帥

攝影/特約記者 夏一軍

出品/中國軍網 騰訊新聞 中國人的一天

?

北京赛车pk10单吊一码 杰克二十一点玩法规则 全民捕鱼 雪缘园即时比分 双色球全部组合数据 SG飞艇冠军计划 重庆时时彩手机APP 河内一分彩计划软件 鱼丸游戏大厅 美国橄榄球联盟logo 重庆欢乐生肖玩法 稳赚计划 360街机电玩城手机版 美国内衣橄榄球联盟 冰球突破11个红人多少倍 11选5任选8稳赚不赔 奔驰宝马一天10万流水