北京赛车pk10单吊一码

“打仗就是這樣,敵人來一個,就要消滅一個”——田瑛·99歲

←→左右滑動查看圖集↑↓下滑觀看視頻

田瑛說,打仗就是這樣,敵人來一個消滅一個。夏一軍 攝

←→左右滑動查看圖集↑↓下滑觀看視頻

田瑛舉起拳頭說,打仗就是這樣,敵人來一個消滅一個。夏一軍 攝

←→左右滑動查看圖集↑↓下滑觀看視頻

田老思維敏捷,喜愛音樂,時常唱革命歌曲給孩子們聽。夏一軍 攝

←→左右滑動查看圖集↑↓下滑觀看視頻

采訪時,田老回憶說,抗日戰爭開始不久,國民黨政府對八路軍即停發供給。在八路軍359旅供給被服廠,他們縫衣紡線支援前線。夏一軍 攝

←→左右滑動查看圖集↑↓下滑觀看視頻

田瑛有8個孩子,其中有2對雙胞胎,現最小的雙胞胎兒子一人一天,輪流照顧她。夏一軍 攝

←→左右滑動查看圖集↑↓下滑觀看視頻

田瑛與丈夫歐陽建的合影,當年,王震將軍是他們的媒人。(夏一軍提供)

百歲紅軍的囑托丨“90后”老紅軍田瑛:永遠唱不完的歌

來源:中國軍網 責任編輯:孫智英 作者:孫偉帥 夏一軍 2019-09-24 08:08

【人物簡介】

田瑛,女,1921年5月出生,陜西省綏德縣人。1937年5月參加紅軍,1941年7月入黨。1938年在綏德縣渾車青干校學習,1939年任綏德縣婦女主任,同年調任八路軍359旅供給部,1943年調南泥灣供給部,連續三次被評為勞動模范,1945年在西北軍區第一速成中學學習,1954年在西北軍區第三療養院任保管員,1955年被中華人民共和國授予獨立自由獎章。1987年8月離休,現居江西吉安。

她一開口,我的眼淚就掉了下來。

我的面前是此行采訪唯一的一位“90后”——99歲的老紅軍田瑛。

我們到來之前,她坐在沙發上等著我們。剛見到我們時,她的眼神里閃過一絲疑惑,可聽到我說我們是中國軍網的記者,從北京來看她時,她的眼神里便寫滿了親切與激動:“太好了!我又見到我的親人了!”

這句話,她反反復復說了好多遍。在她的心中,不管穿不穿軍裝,只要說自己和軍隊有關,她便認定那是親人。

田奶奶拉著我的手,滿眼慈祥地看著我。她已經不太記得她年輕時的經歷,但是對于自己部隊的番號卻回答得十分響亮:“我是八路軍359旅的!”

這是我見到的第3位359旅的老人,張富清、杜宏鑒,他們也都是這個響當當的王牌旅的。

“打仗的時候那么年輕,害不害怕呀?”我探身到她的耳邊,大聲地問。

“不害怕,根本顧不上害怕。來了敵人……就打他們,來一個打一個……他們誰都回不去!”田奶奶興奮地說,還拉著我的手比劃了起來。

他的兒子問她要不要唱首歌,田奶奶沒有回答,直接唱起了《三大紀律八項注意》。

這是大家都很熟悉的旋律,我在很多場合都曾聽到過這首歌:閱兵場上,千人合唱團滿懷豪情地演唱;基層部隊里,年輕官兵們斗志昂揚地演唱;張富清和杜宏鑒家中,兩位老人用顫抖的聲音演唱……我以為,田奶奶也會像張爺爺、杜爺爺一樣,只唱前面的一小部分。沒想到,她可以從頭唱到尾!每一句歌詞都記得那么清楚,每一個字都吐得那么清晰。

唱完《三大紀律八項注意》,馬上又來一首《我是一個兵》。我含著眼淚聽她唱著一首又一首紅色歌曲,每一曲唱完我都很用力地為她鼓掌。

她的狀態,實在令我震撼。

好像是開了一場演唱會,田奶奶越唱越興奮,唱歌時眼神無比堅定。我在想,她年輕時,是不是也像現在一樣?我想答案是肯定的,歲月帶走了她青春的容顏,抹去了她部分珍貴的記憶,可是歲月永遠沒有辦法戰勝她的眼神,她的意志,還有深深印刻在她腦海里的、那個永不磨滅的番號。

這樣的“演唱會”并不是有客人到訪時的一時興起,而是這個家庭每天的日常。田奶奶的子女都是她“演唱會”的忠實聽眾,無論她何時唱起來,他們都會認真傾聽。

歌,永遠都是這幾首歌。唱歌的人,是自己的媽媽,也是幾十年始終跳動的青春的初心。

田奶奶在盧溝橋事變爆發的前兩個月參了軍,兩年后,成為陜西綏德縣的婦女主任。也是在那一年,田奶奶調入了令她銘記一生的部隊359旅。

在兒女印象里,田奶奶念叨的最多的就是“在南泥灣紡線線”,時常想念的是“年輕時,扯下被面兒系在腰上”,和著音樂就能扭上一段火熱的大秧歌。那時的她一定活潑開朗,招人喜歡。不然,王震將軍怎么會親自做媒,把她介紹給自己的部下呢?

通過他們的描述,我在想那是一段怎樣激情燃燒的歲月。他們的愛情和生活是不是也像電視劇《激情燃燒的歲月》一樣?我相信,他們的故事比電視劇里的還要精彩。

艱苦樸素,是他們那一代人共有的座右銘,也是他們共有的性格特征。看見兒女們穿著鮮艷,她總要嘮叨幾句,叫他們“不要穿得這么花哨”;孫子穿著破洞牛仔褲回來,她覺得“這樣出門太丟人”,執意要孩子脫下來她給補補。

田奶奶是陜西人,上世紀六十年代跟著丈夫舉家搬到了江西。多年過去,她的鄉音一點沒變,那語調里帶出的陜北口音,聽得依舊真切。

我想,這是一種打在她身上的烙印,也是一種鄉愁。

田奶奶曾在家人的陪伴下回到延安,當時的照片掛在墻上。相框里,站在寶塔山下的她幸福地微笑著。是啊,那里是她出生長大的地方。不僅如此,她在那里度過了她充滿激情的少女時代,在那里從事了讓她驕傲一生的事業,在那里遇見了她托付一生的伴侶,在那里有她永遠唱不完的歌、扭不盡的秧歌、做不完的夢。

?

撰文/中國軍網記者 孫偉帥

攝影/特約記者 夏一軍

技術支持/姚雨鋒

出品/中國軍網 騰訊新聞 中國人的一天

北京赛车pk10单吊一码 最全冰球比分直播 重庆幸福农场开奖结果 有个叫艾丽丝恐怖游戏 百赢棋牌 七乐彩开奖结果走势图 瑞奇国际娱乐城开户 年轻人学东西好还是赚钱好 网络棋牌通比牛牛 四川时时开奖 电玩城捕鱼大赛 百盈快三 口诀 查今天贵州省福彩快三开奖号 河内五分彩是官方的 网络直播为什么会赚钱 浙江网新31选7走势图 重庆时时到底有多假